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律师律所 > >正文

2017香港法律年度开启典礼 大律师公会主席谭允芝致辞全文
2017
01 /13
11:05
消息来源
标典律师
2017香港法律年度开启典礼 大律师公会主席谭允芝致辞全文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律政司司长、律师会会长、各位司法人员、法律界同业、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

 

欢迎各位莅临一同参与这一年一度的盛事。

 

违法行为与社运目标背道而驰

 

2016年,不论本地还是海外,都可说是多事之秋。世界各地均可见到在不满与失望中冒起的公民躁动与冲突,可以演绎为社会深层次矛盾或社会意见两极化的征兆。远在美国北卡来来纳州夏洛特市发生反警察暴力对待有色人种的抗议,演变成暴力冲突,令多名警察和示威者受伤。

 

美国司法部长洛丽泰·林奇于2016年9月的国际律师协会会议中亦有提及在夏洛特市的示威活动。她表明游行集会自由为受宪法保护的权利,亦是表达社会要求以及带来改变的重要渠道。可是,她亦正确地指出,当抗议示威变得激进暴力,反会破坏本来希望以这些活动所争取的公义。

 

去年二月,香港一场由本土派发起以维护小贩权益的抗议,演变成暴力的街头抗争。蒙面的抗争者在现场向执法者投砸垃圾桶,并以从行人路挖起的砖头砸向倒地的警员;街上的私人物品也被纵火。这些犯罪者的领导,企图以「抗争无底线」的口号去为他们的行为合理化;妄称要达到社会公义,那怕要用上违法或者暴力的抗争手段。

 

我相信司法部长洛丽泰·林奇的一番话适切地道出在旺角事件中,本土派及其支持者弄巧成拙、自相矛盾的本质。他们本来声称要维护的小贩街头经营环境,正正为骚乱所破坏。本来对这群青年所有的无力感有所同情的市民,开始质疑这种「没有底线」的抗争态度。最终,他们的目的并不能为他们的暴力手段开脱;他们的手段反令他们与目标愈行愈远。

 

数个月之后,香港见证着两位本土派成员在临近就任之际丧失议员资格。只差的一步就是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在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该两名本土派成员并没有依从《基本法》第104条以及《宣誓及声明条例》第19条进行宣誓,他们各自演绎含有蔑视成份的台词以取代本来的誓词,并以含有粗言及语带侮辱的字眼称呼中国及中国民族。最终他们俩根据《基本法》第104条以及《宣誓及声明条例》第21条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

 

我在稍后会再详谈这事件的发展和它对香港的影响,但直到现时,可见两人选择在宣誓时所做出的无谓却极具冒犯性的行为,其实根本性地粉碎了支持者本来的对他们的期望-就是进入议会,以立法带来正面的影响及改变。

 

一国两制下的张力——《基本法》第104条释法事件

 

接下来我想探讨紧接着这事的一场法律戏剧,而这剧目突显了法官在一国两制下的角色。立法会主席咨询法律意见后,决定让两位宣誓无效的议员在下次会议重新宣誓。同一天,律政司司长连同行政长官申请司法复核,请求法庭宣告二人已丧失议员的资格,及立法会主席并无权力容许两位议员重新宣誓。

 

在立法会议事厅内,会议在一片吶喊声和混乱中被腰斩。为了表达对本土派议员的支持,部分议员以武力强行「护送」两名本土派成员进入议事厅,以让他们重新宣誓,而建制派议员则策动流会以阻止两人在法庭颁布命令及判词前进行重新宣誓。

 

在法律程序方面,法庭颁予司法复核许可之后进行审讯。争拗点主要围绕立法会主席的权力及香港法庭对于监督其决定的权限。各方并没有争议该两名成员均已「拒绝或忽略」作出宣誓。两名成员的所谓「宣誓」行为,不过是他们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

 

以上所叙述的,成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人大常委会」)第五次释法的背景。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在香港原讼庭区庆祥法官颁布判决之前,人大常委会行使其于《基本法》第158(1)条下的宪法权力,公布对于104条的释义。原本仅有简单数句的104条,释法内容却是条文的几倍长度。释法文本中更详细罗列出不容许的行为、监誓人的职责、以及丧失公职资格的后果。

 

及后原讼庭及上诉庭均颁下判决,宣告二人丧失议员资格,在法律下无权作重新宣誓。而原讼庭区法官亦强调,释法与否,其判决始终如一,结果并无分别。

 

一国两制下的司法独立

 

毋容置疑,在一国两制的宪制秩序下,香港法院虽然有权力及职责根据普通法原则对《基本法》的条款作出解释,但《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属于人大常委会。然而,为免一国两制的原则受到质疑或损害,人大常委会宜采取最克制审慎的态度考虑是否使用释法权,非必要时尽量避免行使;更须考虑行使释法权的时机所可能会引起的负面观感,会否盖过释法的好处。

 

从过往四次释法经验看来,客观可说人大常委会并没有动辄行使释法权力。四次的释法中,均不涉及在有案件有待判决时,由人大常委会主动提出解释案中涉及的《基本法》条文。

 

就宣誓事件的释法,公会在六日间发出共两次严正的公开声明。在人大释法未成事实前,公会就可能释法的传闻表示深切关注,并强烈吁请人大常委会以最克制的态度处理,以避免动摇港人以至国际间对「一国两制」的信心。在颁布释法文本的当天,公会再发声明指出事件本不需要人大主动释法,释法的决定属弊多于利,尤其因时机敏感,可削弱香港市民以至国际社会对司法独立和司法权威的信心。

 

部分较理解香港人对释法的忧虑的内地官员曾强调,今次释法并非旨在左右司法复核案件的结果,只不过时机巧合,借人大常委会刚好举行常规会议之便,通过释法议案。而其中一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港区代表委员却指出,是次释法是把握时机,以防法院就《基本法》第104条所作的判决,有异于人大所赋予的解释,认为在法院颁布命令前先行释法;相比起待香港法院作出不同判决后,再行作出释法推翻香港法院的判决,是两害取其轻。

 

作为大律师,对捍卫法治责无旁贷,我的看法与以上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的意见不尽相同。在我们的体系里,如法庭将法律应用在案件上而衍生不公的后果或导致社会不满,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透过立法会随后更改法例,或以上诉机制处理。如法院认为所涉及的基本法条文并无任何模糊之处需要交由人大作出解释,则宜交由特区法院全权作出独立的判决。

 

宣誓及释法风波一事中,大家不难理解人大常委会认为有必要亮明法律的红线,通过明确相关法律规定,排除表明不会效忠及尊重「一国两制」的人参与议会。大家眼见立法会所陷入的困局,亦不难明白人大认为释法有逼切性。然而,政治性的权宜不应凌驾于法治和司法独立之上;同样重要的是,要避免给予公众此等印象。就宣誓及释法风波一事上,我认为公众的看法和印象尤其关键。

 

倘若人大常委会在事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之际进行释法,而所构成的客观印象是释法其实旨在扭曲或改变相关《基本法》条文的含义,以达致某一政治目的,这会是相当不幸的。先不谈宪法权力,我们必须避免事件带来负面的公众印象、忧虑及恐慌。

 

释法会否被公众视作为香港立法或企图在法庭颁布裁决前提早预定结果,通常取决于释法的时机、详细程度及条文涵盖的范围。虽然最终是由本港法庭应用被人大常委会解释过后的《基本法》条文于案件上,但基于是次释法文本如此详细,进行得如此仓卒,难以避免公众的观感偏向认为释法是旨在直接干预待决案件的结果。

 

两人宣誓风波一案中,最终法庭的判决并没有需要就该两名本土派成员有否「拒绝或忽略」宣誓而作出裁决,因此释法最终并无对判决构成实际的影响。而人大常委会如此详尽细密的释法,可能对之后就另外四名立法会议员于同一天的宣誓的司法复核案有较直接的影响。社会上对这四宗司法复核申请可能各持不同的见解,但我深信法官将会不偏不倚、严谨地依法审理案件;任何阵营试图以任何方法左右法庭的裁决,例如制造舆论压力等,都是不尊重法治的行为,我们不应接受更不应参与。

 

香港以外的司法独立

 

在二零一六这动荡的一年间,司法独立的议题也成为了其他地方的焦点热话,其中英国的脱欧阵营取得全民公投的胜利后,就首相在没有得到国会的批准下,是否有权力启动脱离欧盟程序的问题,在法院展开了诉讼聆讯。如果在《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可以被应用前需先得国会通过法案,程序将会比预期延迟更多。

 

上诉庭维持了原讼法官的判决,指公投需经国会批准。英国部分支持脱欧的媒体因而对该三名上诉庭法官施以严重的人身攻击,甚至称他们为「人民公敌」。在最高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前,《每日邮报》于十二月十一日以头版发布了全数十一名英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个人背景资料,并通过广泛查阅与他们有关的公共档案,以及他们个人与亲友的社交媒体页面,以寻找可作抹黑的材料。报导对每位法官作出欠理据的评论,并冠以「亲欧派」的评级。其中四人得到五星,另有四人获得一星。

 

媒体对高级法官如此肆意的公开评论及攻击,是对英格兰和威尔士司法体制的冒犯和冲击。这种令人震惊的态度显露出社会政治观点两极化的情况,并且暴露了大众对司法人员的角色,以及以法律推理作为基础的法治原则缺乏理解。英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克尔勋爵,用两句总结了法官的角色:「就每个困难及复杂的法律问题,我们会聆听律师向我们陈述的法律原则,并进行法律分析,但我们并不会就法律问题以外的事情或论点作出判决。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个人看法,但我们都深切意识到,我们需要搁置个人观点,将法律应用在案件上。」

 

大律师公会在维护法治中的角色

 

针对这种对法官的前所未有的攻击,英格兰和威尔士大律师公会主席马上提出了坚决捍卫司法独立的立场。英国最近的风波,不禁令人想起早前我们的法官为政治敏感案件作出裁决后,亦遭到持相反政见的或不满意裁决的人作出猛烈的人身攻击,这促使公会在去年一月二十五日发表另一强烈声明,强调香港法治的基石建于公众和国际对我们的法官和司法制度的信任。任何不恰当的评论都会制造对司法独立无谓和不必要的疑虑,并可能会破坏公众和国际对香港法治的信心。

 

特别在这个充满挑战的关键时刻,即使世界各地有着截然不同的法律和政治制度,但各国的法律界专业人士必须团结一致,以实现我们共同的愿景-就是一同令法治茁壮成长并长存。今年七月,公会为声援马来西亚律师协会,为反对马来西亚政府为削弱律协的专业独立自主所提出的法案而发声。公会继续密切关注事态最新发展,就政府试图控制或破坏律协的专业地位,与马来西亚律协主席保持沟通。二零一五年七月,公会亦发表公开声明,表示就中国内地各省短期内同时有多名法律专业人士被拘留、强制问话或被限制自由等的报导深表高度关注。此后,如何保障内地律师的执业权,提升律师在司法程序中的地位等议题,一直是我们与内地专业团体及有关当局讨论中的重要事项。

 

随着「一国两制」实践下社会政见渐趋两极化、两地法治的观念和步伐亦有所差异的情况下,我认为大律师公会所担当的角色,应该是两个制度之间政治中立的沟通渠道。为了有效地履行此角色所赋的重任,我们必须继续努力鼓励及促进两个法律体系间,不断就共同关注的议题,作坦率而有建设性的交流。公会的声音应当持平公允、具政治敏感度但无畏无惧,亦不带成见,以坚决守护法治为原则,并以巩固公会的影响力以协助两地共同发展法治为要务。

 

此外,香港的法律专业人士应积极与内地同业进行知识交换,并负起带引更多内地律师与世界专业接轨的重任。此等双向的沟通未必能达至意念共融的境界,在实践方法上也许双方亦不能彼此认同,但我们必须抓紧每个机会,推动两制间对法治观念的认知和了解,相互尊重,取长补短,为将来各自的法制发展及专业水平的提升奠下扎实的根基。借用丘吉尔爵士的一句话-「不懈的努力才是释放潜能的关键,而非力量或智慧。」我们必须努力不懈,以释放「一国两制」的潜藏机遇。

 

最后,我万分感谢各位耐心聆听我这略为冗长的演辞。我虽卸任在即,惟愿团队过往的努力在下届主席的领导下得以延续,并向清晰的目标进发。我在此谨祝愿各位心想事成,有一个健康丰足的二零一七年。

原文地址:
责任编辑:陈恒安
上一篇:成为一名合格的律师,守住法律职业的精神 下一篇:2017,你应该认识一位律师,更要学些法律知识!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