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法治集粹 > >正文

“长沙最小植物人”住院9年离世 父母与医院对簿公堂
2019
06 /05
15:49
消息来源
三湘都市报
“长沙最小植物人”住院9年离世 父母与医院对簿公堂


\

原标题:孩子走了半年,这起医疗官司还在打
     
“长沙最小植物人”住院9年后离世 父母因百万元医疗费与医院对簿公堂

尧尧曾被媒体称为“长沙最小植物人”,2010年刚出生三个月的他,就住进了重症监护室。2015年8月,医院将尧尧和父母三人告上法庭,要求支付所欠医疗费54.7万元。

该案历时3年多,多次开庭有了结果,尧尧却因心力衰竭于2019年1月8日去世。医院方和尧尧父母不服一审判决,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而相关的医疗费也累加到了百万元。6月4日,该案二审在长沙中院开庭审理。

孩子住院9年,医院与其父母打了3年多官司

2010年1月30日上午11点多,因3个月大的儿子尧尧发烧不退、咳嗽不止,唐运章带孩子就诊于浏阳市永和医院,诊断为支气管肺炎,后尧尧来到了湖南省儿童医院。

看诊后,医生诊断尧尧患的是支气管炎。第二天,尧尧因为心脏呼吸停止,被下达《病危通知书》,经医院抢救命保住了,却成为了“植物人”。

6月10日,医院向唐运章出具了《出院记录》,表示孩子病情有所好转。而唐运章拒绝办理出院。就这样,尧尧一直躺在医院病房内。

时至2015年8月19日,医院将尧尧和父母三人告到一审法院,诉求其支付所欠医疗费54.7万元,办理出院手续,腾退病房。唐运章认为孩子变成“植物人”全是院方误诊所致,还向法院提出了反诉,向院方索赔248.8万元。

2019年2月,这场官司有了结果,可尧尧却在2019年1月8日因心力呼吸衰竭而死亡。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作为三级甲等综合型儿童专科医院,未对患者履行与其医疗水平相对应的注意义务,也未采取恰当的医疗行为及时掌控病情,诊疗措施有遗漏和延误,对尧尧日后发展成持续植物生存状态的损害后果存在重大过错。一审判决唐运章支付医疗费2.2万余元,省儿童医院赔偿唐运章、肖苏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70多万元。

被告律师:案子应该按合同纠纷来处理

对于一审结果,原被告双方均表示不服,院方认为自己不存在过错,而唐运章则认为赔偿金额与诉求金额相差甚远。双方均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6月4日,该案二审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五审判庭审理。

在庭审中,唐运章的代理律师——湖南大相正行律师事务所律师蔡瑛认为,该案一审适用法律错误,“我们是按医疗服务合同来起诉的,法院应当按合同纠纷来处理,一审却是按侵权纠纷来处理的。尧尧住院治疗,等同于其父母与医院方建立了合同关系。如果病人没治好病,医院方就该担责,避责也应该举证证明自己尽到了应有的义务。在一审时,由于我们对医疗专业不熟悉,很难从专业的角度去搜集证据,所以没去反诉医院方的医疗事故侵权,而是从合同纠纷来处理。”

庭审结束后,双方表示愿意由法院组织调解。如调解不成,法院将择日进行宣判。

(三湘都市报记者 杨昱)

责任编辑:刘奕
上一篇:三部门:这五个高考骗局考生和家长切勿上当 下一篇:受过免职处分的干部,还能再复出吗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湘ICP备1300020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